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持证穿越,开局差点太监 > 第0074章 风水轮流转

第0074章 风水轮流转

 热门推荐:
    鸡鸣时,天拂晓。

    通宵加班。

    而且不算加班费。

    而且次日照常上班。

    许新正昨晚对魏谦的倾佩之意荡然无存。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三天两头加班,我何时才能突破到六品境界呢?

    “老四,堂堂八品武夫怎的一宿没睡就蔫了?”箫尧见他趴在案上摸鱼,便打趣道。

    许新正懒洋洋地抬眼看他一眼,扭过头去继续闭目养神。

    嘁,可拉倒吧。

    八品武夫怎么了?八品武夫就不能上班摸鱼吗?

    “二哥,你说这行尸咬人真能把人也变成行尸吗?你说它不吃人它还是行尸吗?张牙舞爪咬人一口就为了把人也变成行尸,你说它图什么呢?”韩烁打着哈欠与箫尧聊道。

    “我又不是行尸怎的知晓它的想法?要不你去让它咬一口试试?”箫尧笑道。

    “啧,我还是觉得这不合理。老四,不是三哥说你啊,你昨晚那番言论是有些异想天开了,好在魏公没有怪罪于你,以后可不敢乱说话。”韩烁又转头对许新正说道。

    许新正装睡不理他。

    与这些没看过丧尸片的人说不明白,居然到现在都不相信行尸会传染。

    “老三,其实老四的话也不无道理,否则魏公就不会那般紧张要我们连夜搜查了。若这玩意儿真能传染,恐怕比天花还要棘手!得了天花好歹不会乱跑,变了行尸却不会老老实实待着等死。我听陆血幡的人讲,这被行尸咬过后还不一样,昨晚最早被行尸袭击的那弟兄可是挺了好久才尸变的!如此细思极恐,若有人被咬过没有当场尸变,躲在人群中逃出去可还得了?天下百姓又并非人人如我们一样厉害,遇上这等邪物根本无力抵抗。”箫尧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心里已经有点接受这个新事物了。

    韩烁疲惫地趴在桌上,骂骂咧咧道:“嘁,我看昨晚那只就是钦天监养出来的。咱以前对付过的行尸可都是把人吃干净的,哪里会传染哦?上回去钦天监搜查妖女时我就怀疑他们有鬼,还遮遮掩掩不许我们搜查,定是在背地里养蛊呢!对,养蛊!我听茶楼的说书先生讲过,养蛊就是将蛊虫关在一个罐子里让它们相互残杀,活到最后的就是蛊王!若那行尸真能传染,定是他们钦天监用这类法子养出来的!这帮神棍真不是东西,呸!”

    一想起昨晚无辜惨死的两名同僚,韩烁就来气。

    昨晚就该把那灵台郎的第三条腿也踩断!

    许新正眼皮也稍微动了下,睡不着了。

    钦天监确实问题很大,上次他在外城铁盆胡同斩杀的那只行尸似乎也是钦天监故意放出去的。

    他们似乎在做什么实验?

    许新正想想也是服了这帮神棍,不管是什么实验,居然将行尸这么危险的东西放出去,真就把整座京城当作实验室吗?

    人人都骂镇魂司跋扈,如今看来这钦天监背靠苗国师更加无法无天!

    想到这儿,许新正听到门外有一些脚步声,“刷”的一下就坐直了,抓起案头的卷宗认真审阅。

    箫尧韩烁二人也是老油条,原本懒散的值房瞬间就变得认真起来。

    门从外面推开,进来的却是大哥宋泽,三人翻个白眼,许新正与韩烁二话不说又趴下了。

    宋泽叩叩门框:“莫偷懒了,起来收拾收拾,我们去钦天监。”

    “嗯?”

    “动作快点,魏公与王血幡等着呢!”

    “是!”

    三人不敢再磨蹭,赶紧穿好外袍,拿上佩刀跟着宋泽往诏狱去。

    所谓诏狱,并非是某一座具体的监狱,而是一类监狱,由镇魂司署理,可直接拷掠刑讯,取旨行事,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等三法司均无权过问。

    这类监狱,京师共有三座,两座大的分布在内城一东一西。还有一座小的在镇魂司官衙地下,用于临时关押犯人。

    许新正一行人这次去的就是位于镇魂司官衙的这座小诏狱,昨晚带回来的那个灵台郎就关在这儿。

    地牢阴暗潮湿,昨晚那灵台郎本就被人不小心踩断了双腿,连固定骨头的木板都没夹直接就给丢牢里了,再加上一通审讯,仅仅一晚上的时间,许新正都认不出他来了。

    现在他整个人瘫坐在牢房角落里,看到镇魂司的人下来时,眼神满是恐惧,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了,再不复曾经驱使镇魂司抓捕行尸时的趾高气昂。

    与他同行的两个手下,一个运气好放回去报信,另一个也挨了顿毒打,半死不活地躺在隔壁牢房,任由他们怎么敲门都没动静。

    许新正捂着鼻子,虽然他已经加入镇魂司半年多,但还是头一回下到诏狱来。这儿的气味很难闻,空气中除了排泄物的臭味外还夹杂着一股子血腥味儿和霉味儿,比早期农村自建的旱厕还臭。

    宋泽踢了下他的屁股,他才不情不愿地跟着韩烁进去把人架出来。

    四个人两两一组,将这俩嫌疑犯拖出了诏狱,从后门出去正好碰上去马厩提车的另一支小幡。领头的花幡执事叫乔刚,同属王景渊麾下,老熟人了,上回去钦天监捉拿妖女也是他们这一支小幡同行的。

    这辆马车也不是镇魂司自己的,是昨晚钦天监这倒霉蛋驾来的,一并被当成罪犯拉回了镇魂司。只不过马儿的待遇明显比灵台郎好,往马厩一关该吃吃该喝喝,今儿放出来还能拉车。

    众人将两个半死不活的犯人丢进车里,魏谦与王景渊也骑着马过来,同行的还有两个衣着绯袍的文官,其中一人许新正还认识,正是上回在钦天监遇到的那位冬官正。

    都是老熟人了,可惜这一回,风水转到镇魂司这边来了。

    这两个文官是来镇魂司要人的,但看他们的脸色似乎在与魏谦的谈判中落了下风。

    现在人算是要归还他们,但镇魂司却要同行去钦天监,显然事情还没结束。

    许新正一个小喽啰也不敢多问,只能跟着队伍一路往钦天监去。

    一路无语。

    一行人抵达钦天监大门口时,秦血幡带着麾下众执事与另一支披盔戴甲、衣着鲜丽的军队几乎同时抵达。

    “御林军?”

    “魏公,这是何意呀?”钦天监同行的两位文官顿时又惊又恼。

    御林军,负责守备皇宫的禁军之一,并不归镇魂司管辖,理论上也不归魏谦管,但他偏偏就是有法子能调动。

    听到二人的话,魏谦骑在马上只是浅笑:“咱家听手底下人讲上次来钦天监捉拿魔教妖女,却被钦天监百般刁难,险些都回不来。咱家胆子小,此番再来钦天监,便多带些人壮壮胆子,陶监副可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