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 第94章令狐之死

第94章令狐之死

 热门推荐:
    “弟子,弟子……”

    令狐冲有些慌乱,支吾不言。

    “冲儿,嵩山派已然掌握了一些证据,你尽快将实情道出,我们也好自证清白,否则一个不好便是嵩山派与我华山派的生死大战,后果不堪设想。”

    宁中则柔声说道,示意令狐冲赶快交代。

    此事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当日弟子发现刘师叔和曲洋二人的踪迹,跟过去看了看,最终发现刘师叔和曲洋,以及费彬三人的尸体,弟子便将三人埋了。”

    沉默了下,令狐冲将当日之事简略道出,不过只说了一部分,笑傲江湖之曲和曲非烟妹子的事情并未道出,莫大击杀费彬的事情同样需要保密。

    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更别说这里还有田昊那个居心叵测的家伙,必须防备着点。

    “费彬真不是你杀的?”

    略微松了口气,宁中则追问道。

    “费彬绝非弟子所杀!”

    赶忙开口回应,令狐冲对此并没有隐瞒。

    他只是跟费彬交手了一阵,而且以他的实力还无法将其击杀。

    毕竟人家所用的长剑也非凡品,自己的宝剑虽然能将之砍出缺口,但一时间却无法斩断。

    真要比拼功力和剑法,自己不是费彬的对手。

    虽说学了思过崖上的五岳剑派剑招,但那只是剑招,没有配套的心法口诀,最多让招式多些变化罢了,增幅不大。

    “不是你杀的你埋他们作甚?人家衡山派都将刘正风逐出门墙,从此不再是衡山派之人,更将之视为左道妖邪,值得你去为他们收尸吗?

    还有,当时在破庙里为何不向为师汇报此事?”

    岳不群神情依旧平静,心下则很纳闷,着实不理解令狐冲的脑回路。

    同时猜测可能是令狐冲埋葬三人时掉落了什么东西,这才被左冷禅怀疑的。

    这玩意怎么不死在外面呢?

    “事情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你当初离开的时间可不短,追过去后看到的绝非三具尸体,应该还看到了其他人,甚至是击杀费彬之人。

    当时衡山地界中能够击杀费彬的人不多,是衡山派的掌门莫大先生吧!”

    田昊冷笑道。

    当时回城后,丁勉曾说过已经将曲洋刘正风二人重创,已无战力,而费彬却处于全盛状态。

    想要击杀全盛状态的费彬可不容易,至少令狐冲不行。

    连主修掌法的乐厚所用长剑都颇为不凡,主修剑法的费彬所用宝剑必然不差。

    既然玄铁长剑之利已经无用,以令狐冲的功力和剑术绝无可能是费彬的对手。

    而当时魔教众人已经全部撤离衡山城,是谁杀得费彬就很好猜了。

    更别说还有原著指引线索呢!

    “说!”

    冷漠的道出一个字眼,令狐冲的不断隐瞒让岳不群更为失望。

    令狐冲愤恨的瞪了眼猜出实情的田昊,旋即沉默不语,也算是一种默认。

    “是莫大先生让你埋掉三人的吗?”

    宁中则脸色一冷,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莫大先生应该没那么下作吧?

    “莫大师伯没说什么,是弟子担心嵩山派再向衡山派发难,便埋葬了三人的尸体。”

    沉默了下,令狐冲开口道。

    “哦!人家莫大都没说什么,你却埋了三人。

    你担心嵩山派向衡山派发难,就不担心嵩山派向我华山派发难吗?

    其实你当时可以就地多挖一个坑,将自己也埋了。”

    老岳神色越发的平静,甚至还要饶有兴趣的道出一个提议。

    担忧了的看了眼神色越发平静的丈夫,宁中则扭过头来继续问道:“冲儿,还有呢?此事很严重,切勿再有隐瞒。”

    “没了,当时弟子只为刘师叔取来他们的琴箫,在山谷里面合奏了一曲,之后就都死了。”

    微微摇头,令狐冲紧守着最后一点秘密,非烟妹子的事情决不能说出来,否则说不定师父就会杀到洛阳城去。

    “啪!啪!啪!”

    “好雅兴,当真是好雅兴。

    现在人家嵩山派掌握了一些证据,说不定明天就会带人杀上咱们华山派,你说该怎么办?”

    拍了拍手掌,岳不群冷笑不已,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这么个玩意了。

    本来没他们什么事,但因为这孽障乱搞,现在将华山派给陷进去了。

    虽然杀费彬的人是莫大,但现在他们就算说出来嵩山派也不会相信,更会得罪人家莫大。

    一下子得罪了两个大派,再加上先前的恒山剑派和泰山派,五岳剑派都被你一个人给得罪光了。

    你还真是老夫的好弟子啊!

    “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是弟子闯出的祸事,到时嵩山派的人来了,将弟子交出去便是。”

    令狐冲脖子一梗,大不了一死。

    “你以为你令狐冲是谁啊,将你交出去就能平息嵩山派的怒火?

    人家现在肯定怀疑是老夫杀了费彬,要找的是老夫。

    跟你说过不少次了,嵩山派狼子野心,一直想要找借口吞并我们华山派,让你们外出行事小心谨慎,你看看你给我惹出了多少祸事?”

    岳不群冷笑,他就搞不明白了,自己怎么会教导出这么个玩意呢?

    也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令狐冲,本派有七大戒律,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三戒奸淫好色,调戏妇女;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物;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七戒滥交匪类,勾结妖邪。

    你自己算算,违背了多少。

    当年老夫将快要冻死饿死的你捡回来抚养,传你本领,今日便收回你的性命,到了阎王那里,莫要喊冤!”

    说罢,岳不群便要拔剑宰了这孽徒,但也就在这时,令狐冲身前多了一道身影。

    “风清扬!”

    面色一冷,岳不群自然认得对方,正是剑宗的风清扬。

    风清扬傲然挺立,虽然衣着破旧,但气质清奇,尤其是那一双眼眸,当真锐利如同利剑一般。

    之前他看到令狐冲被连夜带离思过崖就隐隐感到不对劲,跟过来一看果然发现岳不群要下杀手,这才现身相救。

    “风太师叔!”

    脑子一片空白的令狐冲见到来人,面露喜意,好似找到了主心骨。

    刚刚师父要杀掉自己的时候,他可谓万念俱灰,但偏偏没办法反驳,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似乎真的违背了不少的门规戒律。

    现今更给华山派带来大灾祸,的确该死。

    可他不甘心就这般死去!

    “好啊,你早跟风清扬勾结上了,当真该死!”

    岳不群大怒,他当初都跟令狐冲等人说过剑宗之事,风清扬更是他们华山派的死敌,可风清扬此次却来相救那孽徒,那孽徒更称其为太师叔,神态亲密,显然早有联系。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念旧情,在衡山的时候就应该劈了那孽畜。

    “师父!”

    令狐冲面色更为惨白,想要开口解释,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自己这段时间在思过崖的确与风太师叔相识,更学了他的剑法,可……

    “岳不群,既然你有眼无珠,不识此良才美玉,老夫便收……”

    “收你m啊!”

    风清扬淡漠的开口,可话还没说完边上的田昊便陡然暴起,挥拳砸了过去。

    敌人都打上门了,哪还需要什么废话,打便是。

    “凭你也配向老夫出手!”

    看都没去看一眼,风清扬随手点出一道剑气。

    一个连后天境都不是的小辈,还不值得他去正视,哪怕身有宝甲,也绝难抵挡自己的剑气。

    倒是岳不群有点意思,竟让他有种威胁感。

    紫霞神功被其修炼到这等程度,不比上一代的气宗宗主差了。

    还算看得过眼!

    “嗯?”

    也就在这时,风清扬感到不对,一个巨大的拳头已然冲到近前,劲风扑面。

    虽然不明白那小辈为何能抗住自己加持了剑意的一剑,但风清扬反应不慢,抬手接下那霸道狂暴的一拳。

    “砰!”

    先天真气稳稳地挡住那狂暴刚猛的拳劲,可外功高手都是玩二重攻击的,先天真气挡得下刚猛狂暴的内劲,但却无法消弭纯粹的力量。

    饶是有先天真气护体加持,风清扬也被那蛮力冲击的连退数步。

    论起正面硬刚,还是外功高手更猛。

    退开一些,风清扬这才发现田昊心口位置的鱼鳞甲的确被自己的剑气刺破撕裂,但在内里似乎还有一个护心镜。

    “尔敢!”

    忽然看到岳不群从令狐冲心口拔出长剑,风清扬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