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对眠

 热门推荐:
    看清来人,宗谷意外过后,又躺回病床。

    “原来是京子。你也逃课了么?”

    见自己常用的靠窗床位被占,菅原京子在相邻的另一张病床上坐下。

    “我只是过来休息。”

    “是吗。”

    看来她昨天也是很迟才从京都回来。

    宗谷掩着嘴打了个呵欠,“对了,我看到那张照片了。”

    “照片?”京子看着他,“什么照片?”

    “‘一箭破魔’。”

    “……”

    她抿着嘴,过了会儿又说道:“宗谷同学想要的话,我可以把那幅字送给你。”

    “我不要。”

    宗谷刚有了点睡意,一下子笑清醒了,“如果是什么实际点的东西,我可能会收下。”

    京子不再多说,躺到床上,将帘子也拉上了。

    宗谷摇了摇头,倒是把他这边的帘子也拉上啊。

    他刚坐起身,帘子后面又传来她的声音:“宗谷同学,我听野间小姐说了昨天的事情,谢谢。”

    宗谷一怔,随即想起自己是代替她跟野间南一起出外勤的。

    “不用客气。”

    他躺回病床,也没拉上帘子,“现在这也是我的工作了。”

    她似乎笑了一声,收敛得很快。

    “我听野间小姐说,昨天那起事件里的怨灵变异成恶灵了。在事件愈演愈烈之前,是宗谷同学出手消灭了它。”

    “举手之劳。”

    京子稍微沉默了一会儿。

    “宗谷同学,我想尽快看到这次事件的完整报告。”

    宗谷扭头看着帘子,“为什么?”

    “因为野间小姐对宗谷同学在此次事件中的作为,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我想了解详细的经过。”

    “是吗。”他笑了笑,“不用等那么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京子。”

    似乎就是在等他这句话,旁边的帘子忽然拉开了。

    京子端坐在床边,面色沉静:“请。”

    “……你这样看着,我可说不出来。”

    宗谷示意她躺下,并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我会介意。”

    “我只想躺着。”宗谷说道,“京子这样一脸正经地看着我,我更会介意。”

    “……”

    她只好重新躺回床上,侧身看着他。

    宗谷则平躺着,望着头顶一格一格的天花板,“要从哪里开始说起?”

    “从最开始的时候。”京子立即说道,“我想听到没有遗漏的完整过程。”

    “最开始么……那是昨天的中午。”

    “嗯。”

    “我在吃饭。”

    “吃饭?”

    “京子过来找我了。”

    “……”

    京子立即沉默下来,只是看着他那没什么变化的神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不用从这么早的时候开始说起……就从宗谷同学见到委托人的时候开始吧。”

    宗谷沉吟:“我想想,见到那个臭老头的时候么……”

    “……太失礼了,宗谷同学。”

    “野间小姐告诉京子的时候,也是这么称呼的吧?”

    京子没有否认。

    “总而言之,请称他为委托人。”

    宗谷扭头看向旁边的床位,她侧身躺着,披落的长发下是她认真的脸。

    “好吧。”

    他深吸一口气,从疲倦中撑起几分精神。

    “昨天,我们见到委托人的时候,大概是在下午四点多……”

    无人打扰,时间在彼此的对谈中悄然流动。

    窗外的太阳向着天顶越爬越高,保健室里的声音则越来越低,渐趋于无。

    “啊呀。”

    片刻后,离去多时的保健教师终于回到这里,很快发现了异常。

    “有人在床上休息吗?要让老师检查一下吗?”

    没有回应。

    她走过去,只见两个学生分别躺在两张病床上,中间的帘子敞开着,相对而眠。

    “唔,这是小情侣们的新玩法吗……”

    ......

    一直睡到中午,宗谷才睁眼。

    “……”

    望着对面床铺已经拉上的帘子,他愣了会儿神,又回头望了眼窗外,粗略地估摸着时间。

    “已经中午了么。”

    他坐起身,见到地上只有一双室内鞋,便拉开了对面的帘子。

    床上空无一人,京子果然已经离开了。

    因为一些推脱不掉的应酬,她昨晚休息得很迟,但比他还是早了不少的,也不需要补太久的觉。

    “哦,你醒了啊。”

    宗谷循声望去,这才注意到坐在办公位上的保健教师,“你是哪个班的?”

    “一年a班,宗谷芳明。”

    “宗谷同学,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那就好。不能经常熬夜,要注意休息呢。”

    保健教师点了点头,又指着桌上的面包说道:“午休只有二十多分钟了,宗谷同学把这个吃了就回去上课吧。”

    “……”

    他怔了一下,过去拿起面包,发现是校内便利店的特供品。

    因为状态不佳,他今天确实没有准备中午的便当来着。

    “谢谢,月岛老师。”

    “不用谢我。”

    保健教师月岛千秋盯着桌上横放的手机,抽空看了他一眼,“宗谷同学睡觉的时候,有好几个女生来看过你。这是最漂亮的那个女生给你留的。”

    “……是吗。”

    “宗谷同学觉得是谁?”

    “……”

    这老师是怎么回事?

    “抱歉,我不知道。”

    月岛千秋顿觉无趣,摆了摆手,什么也没说。

    离开保健室,宗谷在人来人往的中庭停下,坐在长椅上吃起了面包。

    阳光明媚,诠释着春的温暖。

    已是四月下旬,头顶的樱树也谢得差不多了,只留三两瓣迟迟不愿松手的樱花,成为万绿丛中一点粉。

    仰头看了一会儿,目光由近及远,他才看见对面四楼的走廊上,有人在望着自己。

    “……”

    他抬手挥了挥,朝雾铃转身离去。

    没过一会儿,她坐到了他的旁边,手里拿着一瓶刚买的绿茶。

    “谢谢。”宗谷打开喝了一口,“铃吃过了吗?”

    她点了下头。她的便当也一直由他准备,除了今天。

    “吃的什么?”

    “吉川的便当。分了一半。”

    “是吗。味道怎么样?”

    朝雾铃想了想,“上中。”

    “……”

    宗谷顿时觉得手里的面包索然无味。他做的便当,在朝雾铃那里也只有“中上”的评价而已。

    “肯定是吉川妈妈准备的。”

    “嗯。”

    “对了……我睡着的时候,你们来看过我吗?”

    “嗯。”

    “这块面包是谁买的?”

    朝雾铃微微摇头,“不知道。”

    宗谷继续啃着面包,两人在中庭的樱树下又坐了一会儿,赶在上课铃响之前回到了教室。

    “宗谷,你去哪里了?”伏见问道,“上音乐课的时候就突然不见了。”

    “去保健室睡了一会儿。”

    “难怪现在精神了不少。”

    宗谷笑了笑,在他回头后又拿出了手机。

    嗡嗡

    二年a班的教室里,京子低头看了眼消息。

    宗谷芳明:谢谢你的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