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群星军火畅销万界 > 第一百零八章 撒登中校

第一百零八章 撒登中校

 热门推荐:
    “哈哈!五万块到手!咱们这次能拿不少抽成吧?”

    见潘迪特等人走远,维塔利上前搂住哥哥尤里的肩膀,将手中的m16步枪随手扔在地上,笑着说道:“照这么下去,咱们很快就能赚他个十几二十万了!”

    “别忘了给中校的钱,这五万咱们只能拿一成!”

    尤里从中抽出属于他们兄弟俩的半捆一百美元,就差把不满二字写在脸上了。

    “别想这么多了尤里,咱们去吃点东西,下午好像还有客人要来。”

    维塔利抬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到哥哥身边招呼着他去吃饭,好让尤里不要去动不该动的心思。

    “你是个好弟弟也是个好保镖,维,但你的眼界还是不够,以我们的能力完全可以赚更多的钱!”

    将手中的半捆现金展示给维塔利看,尤里情绪激动地用俄语骂道:“就这点儿钱算个屁,塞牙缝都不够!”

    维塔利白了一眼这个总是贪心不足的哥哥,无语地扶着额头说道:“那你想怎么样,去做更‘合法’的生意?”

    “不,是更‘不合法’。”

    尤里将半捆现金摆成扇形,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是对中间商而言,这样的利润也太低了!”

    “好吧好吧,随你怎么说,我现在只想要一盘卷心菜和煮土豆。”

    看着一脸不满的哥哥,维塔利担心地拍拍尤里的肩膀,说道:“就现在这样赚钱多好,有中校给我们做后台,一点儿危险都没有!”

    “等着瞧吧,维,等黎巴嫩的生意做得差不多了,咱们就该去环游世界了!”

    听着从不远处传来的m16突击步枪开火的声音,尤里将五千美元揣进兜里,脑海中对他们兄弟俩的未来已然有了规划。

    不光是黎巴嫩,同在中东的阿富汗正在与他和维塔利曾经的祖国丝苏维埃作战,伊朗和伊拉克的对抗,这些都是可以让他大展拳脚的绝佳舞台。

    中东的混乱,非洲的军阀,世界范围内红蓝两色的对抗为像他这样的自由军火商人创造了一个美妙无比的环境。

    这不是他还在纽约小奥德萨时的那些黑帮械斗可以比拟的,因此他需要他的弟弟维塔利改变过去的思维尤里不希望十几二十年后弟弟还是一个始终不愿放弃开餐厅的糟糕厨师,而他则孤身一人在各个势力的枪口和刀锋下艰难求生。

    前往城市内一家还在正常经营的小餐馆解决了今天的早饭和午饭后,兄弟两人回到了美军存放武器的仓库,等着撒登中校前来收账。

    而中校也很准时,准时到让尤里不得不怀疑中校在面对上级的军事命令时能够做到同样准时。

    随着一名身穿美军制服,戴着大框墨镜的军官走进仓库,尤里连忙从椅子上坐起,将装有四万五千美元的纸袋递到撒登中校手上,纸袋沉甸甸的分量让他得到了对方的肯定。

    “很高兴和你做生意,奥洛夫先生。”

    中校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与尤里握了握手,并没有去细细点验纸袋中钞票是否对数。因为他知道尤里是个讲诚信的人,即便中校知道尤里对只有一成的中介费用一直很是不满,但他相信对方应该不会为了区区几万美元冒险欺骗他和他背后的军方。

    一方面为了褒奖,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尤里-奥洛夫这个精通军火交易的人才留在这里好好为自己效力,撒登中校给兄弟俩带来了一些好消息。

    “下午会有个亚洲来的大客户,电话里说要在黎巴嫩搞一支佣兵部队,专门接取保护重要人物和缓解地方武装冲突的任务,所以他们会需要很多像样的武器。”

    “哈,中校阁下,在我看来这简直是异想天开!这个国家真正的重要人物早就在贝鲁特死光了,剩下的都是些傀儡罢了!并且恕我直言,从当地招募的佣兵恐怕都是些软脚虾,除非他可以直接从军队里挑人!”

    尤里一听到有个大客户要来,顿时感觉到有些兴奋,但中校后面的话让他有些不敢苟同。要知道,这里可是中东,不是什么浪漫的欧洲和平稳的亚洲,在这种地方搞私人武装,怕不是三两天的功夫就得折损殆尽。

    不过这些问题不是作为中间人的他需要思考的,在离开中校单飞之前,按照合同他有义务也有责任帮助美利坚军方卖光这些积压的军火武器,用成捆的美金喂饱那些陆军中对薪资不满意的团体。

    这是尤里为了在多如牛毛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向军方做出的承诺。如果不是这样异于常人的干劲引起了“撒登中校们”对他的青睐,还不过是个新人的他恐怕难以获得这份油水还算不错的差事。

    并且即便不考虑违约可能造成的后果,为了铺平未来的道路,积累更多的经验与人脉,他也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

    对现在的尤里-奥洛夫来说,早一天清空这些仓库的武器,他就能早一天离开这个已经彻底陷入战争泥潭的国家。

    而现在这些曾经找上门来与自己合作过的客户,将来也会继续成为他的客户。只要自己能维护好这张军火贸易的大网,他也将收获成捆成箱的金钱作为对付出汗水者的回报。

    然而中校戴着手套的手却突然按在尤里的肩膀上,手指微微用力捏了捏他沾染了不少尘土却依然笔挺的黑色西服。

    “一个和平的中东对你我来说都没有好处,但最后的结果也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所以奥洛夫先生还是专心于下午的交易,不要动不该动的心思。”

    撒登中校虽然对尤里的“个人意见”并不感兴趣,但他不喜欢对方有些话中有话的语气,因此适当地敲打一下对双方都有好处作为军方的白手套,中校希望每一个中间人都能当好傀儡的角色,永远逃不出自己的掌心。

    “那么奥洛夫先生,我们晚些时候再见。”

    中校抬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盯着尤里的眼睛看了几秒后便转身离开了仓库。伴随着军用悍马车驶离的声音,尤里估计对方下次再来应该是要等到下午的交易结束之后了。

    “这家伙还是老样子,神神秘秘的。”

    维塔利见哥哥脸色有些难看,便朝中校离开的方向啐了口口水,说道:“要不是咱们在这儿拼死拼活,他连一个硬币都别想拿到!”

    谁知尤里并没有因为中校的敲打担心太久,而是很快就恢复了往常的激情。只见他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笑着说道:“维,点点咱们的存货还有多少。”

    “我有预感,下午来的是个大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