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东君 > 第219章 受伤

第219章 受伤

 热门推荐:
    仆妇吓得连忙拉扯缰绳,想要避开那辆迎面而来的独轮车。

    可是这巷子狭窄,独轮车离马车的距离太近,又是朝着正中冲过来,最后仆妇几乎快要将马头撞到墙上,才勉强避免了惊马。

    马车也不得不急停了下来。

    仆妇停稳马车之后,连忙回身请罪,“长公主,您没事吧?刚才突然冲出来一辆独轮马车,奴婢……”

    仆妇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十几个身着灰衣,灰布蒙面的的人,从巷子一侧,那不到两人高的墙上跳了下来,眨眼的功夫就以前后包围之势围住了马车。

    仆妇瞳孔一缩,厉声道:“什么人!你们想做什么!”

    灰衣蒙面人却根本没有与仆妇交流的意思,一柄长刀猛然朝着仆妇的脖子砍来。

    赶车的仆妇身材高大健壮,还会些拳脚功夫,平日里对付一两个普通成年男子不在话下,可是迎面而来的刀带着凌厉强悍的杀气,仆妇在这股杀气的震慑之下,竟僵住了身体,别说反抗,她竟连动都动不了。

    这十几个刺客皆是武力高强的绝顶杀手。

    就在仆妇将要血溅当场时,一股力道猛然踹在了她的后腰上,仆妇擦着那把长刀重重摔了出去。

    紧接着,小吉祥从马车中飞身而出,两脚踹翻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个灰衣杀手,然后一个翻身上了马车车顶。

    后面围上来的刺客们却没有停下动作,他们目标十分明确,并没有去管小吉祥,而是纷纷将手中的长刀刺向了马车,想要置马车中的人于死地。

    小吉祥目光阴冷,他手腕一抖,将藏于五指之间的暗器撒了出去。

    刺客们冲得太近,小吉祥的暗器细入牛毛,让人避无可避,那几个才将长刀刺穿马车车壁的刺客,瞬息之间就倒了下去。

    只是刺客们的动作也十分迅速,小吉祥刚用毒针放倒了五六个人,后面又上来了五六个。

    知道小吉祥有暗器,这次刺客们手中的长刀纷纷冲着小吉祥而来,小吉祥似是没有机会再拿出暗器,只能甩出另一只手上握着的长鞭应敌,他的鞭法狠辣异常,气势惊人,站在马车上颇有一夫当关的架势,竟也将刺客们逼退了一步。

    可惜刺客人多,且个个武功高强,小吉祥再厉害也无法以一人之力对付这么多的敌人,很快就有悍不畏死的刺客,拼着受伤冲上来,虽被小吉祥一鞭子抽掉了半边脸,他手中的长刀也砍上了小吉祥的后背。

    小吉祥仿佛感受不到背后的刀伤,身形微微一晃就再次站稳了,他眼中的阴狠更盛,一鞭子将两个刺客抽飞了出去,又踹倒了一个从后方偷袭马车的。

    这时候,马车里传出一道带着怒火的女子声音,“是谁派你们来刺杀本宫的?”

    刺客们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回答女子的问题,反而因为确定了马车里要杀的目标还在,攻击得更为猛烈。

    猛烈的攻击下,小吉祥应对地更为艰难。

    马车里的女子似乎看不到外头紧张的形势,继续开口道:“本宫最近得罪的人只有萧慧娘,是她派你们来的?”

    刺客们仿佛哑了一般,只顾着攻击,没人开口,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小吉祥的手臂又添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新伤,还有两把长刀趁机刺入了马车。

    马车里的女子惊呼了一声,显然也是怒极,扬声骂道:“别以为你们不说话,本宫就不知道幕后是谁动的手!萧慧娘以为杀了本宫,就没人知道她和陈梦泽的旧事了吗!她不让本宫说,本宫偏要说!陈麒父子当初死得不明不白,其中必然有萧家的手笔,否则陈麒堂堂户部侍郎,还和萧家是姻亲关系,又怎么可能因为北关军饷一案,就死了满门……”

    小吉祥打翻了三个刺客,却也被刺客砍中了大腿,一个没站稳从马车上栽倒下来。

    剩下的刺客眼见机会来了,一拥而上,纷纷将长刀刺入马车,他们这一刺,马车里的人必然凶多吉少。

    小吉祥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拼了命地扑上来,想要以身挡刀。

    就在小吉祥即将要被几把长刀给分尸的时候,几声破空声传来。

    刺客们反应十分敏捷,身体先一步察觉到了危险,纷纷闪避开来,可还是有人躲避不及,发出了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他的背后插着一只箭。

    小吉祥回头,便看到巷子一侧的墙上,不知何事已经站了几个人,他们手中拿着弓箭,瞄准了围在马车周围的刺客。

    刺客们当中,有行动力的还有八人,他们对视了一眼,六人转过身去防备墙上的射箭之人,一人朝着小吉祥杀去,剩下的一个刺客则拿着刀冲着马车而去,想要杀了马车里的长公主。

    小吉祥看到公主即将遇险,却被刺客缠住了手脚,无法相救。

    眼见着那刺客飞身而起,就要刺入马车,小吉祥无视了那把就要砍向自己脖子的大刀,拼着一死想要拦下。

    一支箭却以雷霆之势朝着马车的方向而来,拦在前面的刺客扬起刀想将那支箭拦下,长刀的刀刃劈在了疾驰而来的箭身之上,那支箭被砍断了。

    刺客笃定箭被自己拦了下来,却不想那断箭的箭头却还是按照原先的轨迹,射入了正要刺杀公主的那名刺客的后心,刺客闷哼一声倒在了车门旁。

    与小吉祥对上的刺客因为这番变故有一刹那的分心,被小吉祥徒手插入了胸膛,瞬间捏爆了心脏,血溅了他满脸。

    与此同时,又一轮箭雨朝着刺客们射来,刺客们纷纷提刀去挡。

    领头的刺客看向那几名射箭之人,仿佛辨别出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走!”他当机立断,决定放弃此次任务。

    剩下的几名刺客听到命令后也不恋战,立即跟着领头刺客向着射箭之人相反的方向迅速逃离。

    小吉祥没有管这些人,他立即掀开车帘,去看公主有没有受伤。

    嬴东君端坐在马车中,虽然发丝稍有凌乱,却并不像有受伤的样子,她看到小吉祥的第一眼,便主动道:“本宫没受伤。”

    嬴东君从马车里出来,拉住小吉祥,检查他身上的伤势,“我看看,伤得重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