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回到2002当医生 > 419 柔软后的努力(白银盟 临渊何羡鱼加更47)

419 柔软后的努力(白银盟 临渊何羡鱼加更47)

 热门推荐:
    孙主任捂着头愁眉苦脸的回到周从文身边,“小周,你看见了吧,碰到不讲理的是真没办法。遇到这事儿……”

    说着,孙主任深深的叹了口气。

    “要是李然在就好了。”沈浪看着狼狈的孙主任表情古怪,小声唠叨了一句。

    “别闹,这时候打架也没用,还得被拘留。再说,李然也不会打架。”周从文不屑的说道。

    “我没说打架,李然在医务科的时候把几本相关的法律书都背下来了。前几天我俩聊天的时候他还说要不是被要来胸外科,他都准备参加法考,以后当律师。”

    “……”周从文一怔,咔吧了两下眼睛。

    “有什么用,泼妇,已经不讲理了。我们上学的时候她年轻貌美,温柔……”

    孙主任唠叨着,一句话没说完看见周从文拿起手机转身直奔医生办公室。

    没用的,孙主任叹气摇头。听后面大波浪尖声叫嚣着,连看都不敢看,落荒而逃。

    三四十岁不讲理的女人最是可怕,真逼急了她能把衣服一脱抓着自己喊非礼。

    虽然都是同学,但孙主任还得要脸,可不敢冒这个险。

    到时候人没救成,反而把自己也拽下水。

    要是出了这种事情,自己有家没法回,回去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沈浪跟着周从文去医生办公室,见他打了两个电话,疑惑的问道,“从文,李然半路出家学那点有用么?”

    “试试看啊,我也不知道。”周从文摊手,“患者情况很急,家里还不签字,出事儿算谁的?”

    “反正不算咱们的。”沈浪说道。

    周从文伸手盘了盘自己的小平头,沙沙作响。

    “话不是这么说的。”周从文淡淡说道,“患者上台,复位,用钛夹固定一下就完事。这么简单的手术,死了太可惜。”

    “唉,从文,我觉得你现在太操心了。人家患者家属都不管……两口子也真是,打架回家打,把难题扔给咱们算怎么回事。”沈浪抱怨道。

    “试试看,但总不能把病人强拉到手术台上做手术不是。”周从文也愁苦,但沈浪的话让他灵机一动,准备试着吓唬一下患者家属。

    很快,李然和穿着制服的廖云奇前后脚赶过来。

    在医生办公室里,周从文说了自己的想法。

    廖云奇听周从文说完问道,“周医生,我就当个背景?”

    “嗯,我知道你不当班。就算是当班的话也没用,是吧。”周从文微微一笑。

    廖云奇放了心,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当背景的话无所谓,我就是来看看你,聊几句天。私人关系,谁都管不着。”

    周从文点点头,又和李然说道,“尽量让人听不出来所以然,但觉得你很专业。”

    “我知道,就是吓唬人,能吓唬住算赢,吓唬不住……患者还能挺多久?”

    “几个小时。”周从文看了一眼时间,“时间拖的越久成功的可能性就越低。”

    “知道了。”李然抬起手,拉动自己的嘴角,“露出”一个笑脸。

    周从文也很忐忑,他不清楚自己灵机一动找到的办法行不行,只能试一试。

    不过李然严肃中带着三分凉薄、三分讥诮、三分漫不经心、一份鄙夷的表情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

    周从文也觉得自己有些古怪,换做上一世要是患者家属不同意抢救,自己也就放弃了,没有任何理由强行扭转别人的看法,哪怕他知道对方做的不对。

    自己是医生,只是医生……而已。

    但这一世周从文自从看见自家老板从火车上下来的那一幕时,已经不知不觉被无形的改变。

    他的心似乎柔软了一些,愿意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周从文也说不清是好是坏。

    不过好坏都无所谓,既然已经准备这么做,就试试看。

    “孙主任,麻烦您去叫一下患者家属。”周从文淡淡说道。

    “小周……这么做不犯法么?”孙主任诧异莫名。

    “哪犯法了?”周从文微笑着问道。

    “……”孙主任结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周从文的疯狂。

    “抓紧时间,患者要是确定肺扭转的话早一分钟上台或许能活。他是你的同学,是你的患者,可不是我的。”周从文看着孙主任的眼睛,用很平淡、冷漠的语气说道。

    “哦哦哦。”

    孙主任把大波浪叫进来,还没等人进来,就有声音先飘到周从文的耳朵里。

    各种不堪入耳的骂人的话语让周从文叹息。

    或许沈浪说的是对的,如果患者只有一个人,没有直系亲属在的话现在早就通过医务科备案做完检查,或许连手术都做完了。

    可有时候家属在身边还不如没有。

    “你好。”李然表情严肃中带着三分凉薄、三分讥诮、三分漫不经心、一份鄙夷,站起来看着大波浪说道。

    他的表情很怪异,和大波浪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她愣了一下。

    “自我介绍一下,我从前在三院的医务科工作,负责法律方面的事务。现在么……”

    李然说着,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廖云奇。

    廖云奇只是一块背景板,他身着制服,表情严肃而认真,看着让人自然感觉到一股子森森之气。

    这块背景板当的很称职,气氛烘托到位。

    “你们要干什么?”大波浪心虚的问道。

    李然没有继续说他现在做什么,而是顺便把话题带到自己希望的方向。

    “医生有公诉权,我们接到周医生的申报,所以过来看一眼。”李然每一句话都似是而非,可是大波浪被坐在一边的廖云奇的一身制服吓的不轻,没有听出来问题。

    “你坐吧。”李然严肃而怪异的表情让大波浪谨慎起来,她连忙分辩道,“我什么都没做。”

    “我说让你坐。”

    李然严肃中带着三分凉薄、三分讥诮、三分漫不经心、一份鄙夷的表情让大波浪看的心惊肉跳。

    眼前这个年轻人像是不会笑一样,而且他的举止、表情和正常人相差十万光年,一看就有病。

    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有病的。

    刹那间,大波浪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的猜测,李然还没按照周从文说的那样去吓唬她,她已经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