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云绾宁墨晔 > 第1005章 别折磨为夫了

第1005章 别折磨为夫了

 热门推荐:
    虽说宋子鱼那边,查出墨回延是诈死,但还在顺藤摸瓜、线索不甚明朗。

    墨宗然的身子也好转许多,宫里总算恢复太平。

    于是进宫好几日的墨晔,今日总算回了明王府。

    他几日未曾更衣梳洗,整个人瞧着有些憔悴。

    云绾宁跟着他进了浴房,“夫君,南宫月已经离京。

    我与五姐姐也联手,打算先从尹子耀下手,先瓦解他们之间的信任。

    ”

    “而墨回锋那边,瞧着我们将注意力都放在尹子耀身上,想必会趁机做点什么。

    ”

    “所以就需要你暗中盯着了。

    ”

    尽管眼下,还未查出墨回锋那臭皮蛋的下落。

    不得不说,在西香山“历练”这么久,墨回锋的确有长进!

    还未回京城,便已经闹得满城人心惶惶!

    偏偏他们还找不到这厮的下落!

    可见这狗东西,如今也算是个中高手啊!

    “不过我还有点担忧。

    ”

    云绾宁替他宽衣,“五姐姐这段时日性子大变,我瞧着有些不放心。

    劝了好几回,五姐姐好像也没有听进去。

    ”

    “有句话不是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吗?”

    他们墨家人,都喜欢在沉默中爆发。

    墨回延是如此,墨回锋也是如此。

    就连墨晔、墨炜他们亦是如此。

    如今的墨悠悠,也不例外!

    她软弱了这么久,如今刚刚尝到真正做公主的滋味,一时之间怕很难收手啊……

    云绾宁就怕她会做得过了火,反而害了自己!

    “五姐姐万一……”

    话还没说完,就被墨晔吻住了。

    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只手扶在了她细如杨柳的后腰上。

    紧接着这只手便解开她的腰带,熟练地滑进了衣裙中。

    冬日天冷,他的手也有些冰凉。

    与温热的肌肤相接,云绾宁顿时打了个冷战!

    许久没有这般亲热过了。

    墨晔只稍微吻了吻,云绾宁便忍不住动情。

    眼瞧着房里的气氛不对劲了,墨晔已经脱掉她的外衣,云绾宁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她猛然从方才的混沌中清醒过来。

    “不要!”

    她气喘吁吁地抬起头,看着墨晔眼中的暗沉,赶紧低垂着头,将额头抵在了他的胸口上,“不行,不行,不行。

    ”

    她一连说了三个不行。

    “为何?”

    墨晔微微蹙眉。

    “你忙碌了这好几日,得好好歇息!”

    “本王不累。

    ”

    就算累了,他难道连这点精力都没有么?

    所以这个拒绝的理由,不成立。

    “这几日我没有休息好,我,我想睡一觉。

    ”

    云绾宁慌忙说道。

    “天色还早。

    ”

    墨晔面带笑意,“为夫可以让你睡个够……况且等会子筋疲力尽了,你才会睡得更香。

    ”

    云绾宁:“……”

    这是什么绝世流!氓话!

    “宁儿乖,别折磨为夫了。

    ”

    他在她耳边厮磨着,不将她吃干抹净不罢休。

    他声音低沉嘶哑,却又性!感撩人,“为夫难受。

    ”

    “我也难受。

    ”

    云绾宁哭丧着一张脸。

    她已为人妻,又不是未经历人事的小姑娘。

    从前听到这话,准会羞得面红耳赤。

    但是如今……

    她被墨晔给吻的也是真心难受啊!

    但是腹中二宝还未满三个月,考虑到二宝……她要坚定自己的立场,坚决不能让墨晔碰她!

    “那为夫帮你,你就不难受了。

    ”

    从前的墨晔是个面瘫,是一座冰山。

    或者说,是冰山下面还埋着一座火山!

    火山一旦爆发,便会融化冰山。

    因此如今的墨晔,便是将冰山融化的火山,说起骚!话一套一套的。

    偏偏又半个粗俗的字儿都没有,却能撩得云绾宁难以自制!

    “我不……”

    云绾宁瘪着嘴,“我亲戚来了!”

    她在情急之下,找出了这么个理由。

    墨晔也知道,在她这几日若是碰了她,对她身子不好。

    这几年来,每每这段时日他宁愿沐浴冷水,也不会碰她。

    果然,听她这么一说,墨晔眼里的火热顿时退散了几分。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这是硬生生要折磨本王不成?”

    “我去沐浴。

    ”

    他这才松开他。

    云绾宁却一把抓住了他,眼中满是担忧,“这可是寒冬腊月呢!你难道又要洗冷水澡?”

    “不然,我还能怎样?”

    “我,我帮你吧!”

    云绾宁眨了眨眼。

    “你帮我?”

    墨晔好奇地挑眉,“可是你癸水已至。

    ”

    “我还有别的法子帮你……”

    云绾宁低垂着头,难得面红耳赤一回。

    这法子,她从前倒是也替墨晔做过。

    只是眼下他没想起来罢了!

    墨晔心生期待,两人便一前一后地进了浴房。

    再出来时,云绾宁脸上红晕未散。

    很快,墨晔也一脸清爽的出来了。

    夫妻二人对坐,云绾宁托腮,又说起方才的事儿,“你与你说的五姐姐的事儿,你可要上心一点!我劝过了,五姐姐瞧着温柔,那性子也固执得很!”

    “我会上心。

    ”

    墨晔点点头,“对了,子鱼那边我已经让他撤手了。

    ”

    “我想着让子鱼去追查三哥的下落。

    ”

    天牢那边也查不出什么了,既然墨回延是诈死,而又不是被南宫月与尹子耀救走了,那么便只可能是墨回锋救走了。

    紧盯着天牢也没意思。

    索性让宋子鱼去追查墨回锋,说不准还能将墨回延与墨回锋来个一网打尽!

    宋子鱼的本事,云绾宁与墨晔自是信任的。

    她点点头,“墨炜和墨翰羽那边如何了?”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不过,父皇的身子我瞧着难以恢复到从前了。

    ”

    墨晔皱着眉,脸上多了几分担忧之色。

    皇室中,尤其是帝王者,甚少有长寿之人。

    他的皇祖父、曾祖父等,均是六十左右便已驾崩。

    而墨宗然,即将年满六十……

    墨晔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宁儿,这几日母妃也满心担忧,茶饭不思。

    我这心里,始终七上八下,难以安定下来。

    ”

    云绾宁知道他的担忧。

    若真是天命,便谁也无法逆转!

    即便是她用心给他医治调养,只怕墨宗然的身子也敌不过天命……

    “我明日再进宫给父皇瞧瞧。

    ”

    云绾宁道,“正好明日进宫,我也有一件事要回禀父皇。

    ”

    墨晔好奇地问道,“哦?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