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云绾宁墨晔 > 第1007章 是送他下地狱

第1007章 是送他下地狱

 热门推荐:
    []

    “父王请说。”

    “朕听老七说,南宫月回了京城,可有此事?”

    墨宗然靠坐在椅子上,双腿上还盖着厚厚的毯子。德妃进进出出,一会儿又是折了刚长出花苞的梅花枝进来插瓶,一会儿又端着点心。

    总之,就没闲下来过。

    墨宗然既然没有故意支开德妃,便是不怕她知晓此事。

    况且南宫月也已经离京了……

    这事儿是墨晔说起的,想必也说过墨回延的死,是南宫月造成的了!

    于是,云绾宁便没有隐瞒,“是,父皇。”

    “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没有人来回禀朕?!”

    墨宗然脸色不悦。

    但瞧着并没有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的样子。

    若知道是儿媳妇杀了儿子,他怎么还能如此平静?!

    云绾宁心下不解。

    “父皇,儿媳也是前几日才知南宫月回京一事!那会子父皇龙体不适,便不敢将此事回禀父皇,以免惊动父皇。”

    “朕眼下身子也不适,怎不见你们顾忌?”

    墨宗然轻哼一声,不悦地说道,“你们两口子,哪只眼里有朕了?”

    云绾宁抬头,刚张大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便见墨宗然伸出手给她堵了回去,“你闭嘴!”

    “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要说两只眼里都有朕。”

    这臭丫头的把戏,他清楚得很!

    “父皇英明。”

    云绾宁笑着拍马屁。

    “老七说,你有事儿要求朕,说罢,什么事!”

    墨宗然斜眼看着她,埋怨道,“你这臭丫头就是一只窜天猴儿,上房揭瓦的事儿都敢做,有什么事还需要来求朕?”

    如此说来,墨晔是并没有提及墨回延的死、是南宫月造成的?

    云绾宁心下飞快地思忖着。

    墨回延的死,对墨宗然而言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无法言喻的痛楚。

    既然经历了一次,就不能再经历第二次!

    墨回延坏事做尽。

    如今又被墨回锋救走,他们兄弟二人一定会一条心,共同对付墨晔!

    到时候这兄弟二人卷土重来,她与墨晔也一定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因此,墨回延这个拎不清的混账东西,是必死无疑!

    墨宗然若再经历第二次,这身子还能经受得住?

    只一次,就够了吧!

    反正墨回延都要死,还不如就让墨宗然相信,他已经死了!

    这几日瞧着,墨宗然正在努力从悲痛中走出来。

    云绾宁不忍再揭开他的伤疤,也不忍在他的伤口上撒盐,还不如早早将此案了结了、背地里继续追查得好。

    她咬了咬唇,“父皇,我接下来说的这件事儿,对您来说可能有些难以接受。”

    “若是您承受不了,儿媳就不说了!”

    见她欲言又止,墨宗然眉头紧皱,“支支吾吾,像什么话?!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别给朕卖关子!”

    这臭丫头平日里是有什么说什么,可是这般支支吾吾过?

    “父皇,您确定能承受得住?”

    云绾宁继续吊他胃口,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墨宗然冷哼一声,“朕是帝王!什么事没有经历过?”

    云绾宁仍是不放心。

    她取出一颗药丸递过去,“父皇,这是保命丸,要不您先服用一颗吧!省得等会子得知此事后,会承受不住打击!”

    他眼下本就带病,又上了年纪。

    若是当真承受不住,一命呜呼了怎么办?

    这话,也就云绾宁敢说!

    但看着她如此严肃……

    墨宗然倒是甚少见到,这臭丫头这副样子。

    他挑眉,“你再不说,朕就被你好奇死了!”

    说话间,他倒是接过药丸,端起水送服了。

    “父皇。”

    云绾宁正襟危坐,小脸绷得紧紧的,“实不相瞒,我家王爷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您此事。因此才会委婉地说起,南宫月回京一事。”

    墨宗然是天子。

    在位多年,怎会听不出云绾宁的言外之意?

    只一句话,他脸色便有了变化,“你继续说。”

    “南宫月回京,正是为了楚王。不过倒不是为了救楚王出天牢,而是要送他下地狱!”

    她沉声说道。

    “下地狱?!”

    墨宗然瞳孔一震,嘴唇已然在颤抖。

    这话换做是旁人说出来,他可能都不会相信。

    但是是云绾宁!

    昨儿夜里墨晔也隐晦地提起过南宫月回京另有目的,只是那会子墨宗然并未想到,她的目的就是回来杀掉墨回延?!

    “这怎么可能?”

    墨宗然不敢置信,“南宫月与回延素来夫妻情深。”

    “她怎么会……”

    看来,墨宗然也不知墨回延是怎么对南宫月的。

    对于南宫月当初的说辞,云绾宁并没有起疑。

    他们夫妻二人看似和和美美,但她也从汪姨娘口中得知,墨回延对南宫月的确不怎么样。

    “父皇,您可能不知墨回延对南宫月其实到底怎样吧?”

    她将南宫月那番说辞,完完整整告诉了墨宗然,“这些话都是她亲口告诉儿媳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会子情况特殊。”

    “因此儿媳相信,南宫月说得没错。”

    “朕总觉得有些怀疑!回延是朕看着长大的,他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墨宗然仍有些不信。

    既然他不信……

    云绾宁想了想,“父皇,此事母后也知道。”

    “是真是假,将母后传来询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可是皇后早已成了哑巴。”

    “父皇不必担心,问话的事儿交给儿媳便是!”

    就算赵皇后是个哑巴,她也能问出来!

    相信她“逼供”的手段,墨宗然派人将赵皇后请来了永寿宫。

    赵皇后已许久未曾露面,墨宗然一直对外宣称,她是身子抱恙需要静养……这个理由,果然与当初墨晔将她禁足时一模一样!

    这是遗传吧?

    云绾宁看着被带进来的赵皇后,心里还在胡思乱想。

    许久不见天日的赵皇后,今日现身干瘦了许多。

    她的眼中早已没有了半点神采,整个人瞧着死气沉沉,已经看不出半点精神力。

    甚至两鬓还生出了些许白发。

    想必,她也已经知道墨回延没了的消息……

    虽说被禁足坤宁宫,虽说她成了个哑巴,但她并不是个聋子。

    看着她眼下颓然沧桑,再不见从前盛气凌人的模样。

    云绾宁心下有些感慨。

    若是赵皇后听到她接下来说的话,不知能不能承受住打击……